|当前位置:主页 > 宗教 > >

标题:生活中耳熟能详的佛教词语

最后修改时间:2018-10-21 | 来源:未知 | 作者:赵散闲 | 浏览:

生活中耳熟能详的佛教词语


|| 内容正文:>>


源于佛经的词语 

在人们的学习、生活、工作及日常交往中,无论是口头,还是书面,诸如世界、平等、方便、单位、律师、导师、真理、信仰、宗旨、演说、刹那、未来、说法、真空、电影,心田、利益、理智……这些词汇的使用率是很高的。而像不可思议、皆大欢喜、叶落归根、水涨船高、鹦鹉学舌、泥牛入海、一无所有、雪上加霜、千奇百怪、入乡随俗,以及“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”、“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”、“路见不平,拔刀相助”……这样的成语更是家喻户晓,妇孺皆知。 

令人饶有兴味的是,上述这些词语并非中华本土文化所固有,它们与佛教文化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。在堪称世界文化奇葩的汉语中,有相当数量、至今仍活在人们口头和书面语中的词语,便源于古印度佛教经典及禅宗文献,其数量之多,超乎一般人想象。两千年来,随着佛教文化与中华本土文化的相互融合,这些多姿多彩,富于智慧内涵和生命力的词语融入了汉语长河,极大地丰富和提高了汉语的词汇量和表情达意的能力,更增添了它的无穷魅力。 

佛教典籍首创的词语 

汉语中有不少词语是佛教专门用语,其佛教文化色彩一望即知。譬如佛、菩萨、金刚、罗汉、浮屠、菩提、般若、度母、如来、那吒、优婆塞、优婆夷、阿兰若、阿修罗、天龙八部、六根六尘、四大皆空、三世因果、六道轮回、阿赖耶识、三千大千世界等等,数量极多,兹不赘述。 

有趣的是,不少汉语词语虽然源于佛教经典,其来源却鲜为人知。比如世界、平等、方便、圆满、导师、宗旨、刹那、过去、现在、未来、演说、赞叹、表示、尊重、忏悔、解脱、妄想、烦恼、障碍、消灭、苦恼、信仰、信心、心地、心机、心花、心眼、正宗、空想、誓言、敬爱、自爱、追求、印象、恩德、理智、宿命、香烟、爱河、真空、真实、真相、化境、说法、身心、寂静、电影、胜利、利益等等。这些词汇在佛经中频频出现,现已成为汉语中普遍使用的词汇,但又不见于先秦、两汉以前的文献典籍,当属佛经首创。试看如下例句—— 

世界、赞叹:“三者彼于一切世界,无余照诸佛会大众,无余广大无量供养、恭敬、赞叹诸佛如来功德。”——《无量寿经》 

平等、圆满:“善男子,汝于此义,应如是解,以于众生心平等故,则能成就圆满大悲。”——《华严经》 

导师:“有一导师,聪慧明达,善知险道通塞之相,将导众人欲过此难。”——《法华经》 

方便、演说:“过去诸佛,以无量无数方便,种种因缘,譬喻言辞,而为众生演说妙法。”——《法华经》 

刹那:“心如大风,一刹那间,历方所故。”——《心地观经》 

宗旨:“祖曰:内传法印,以契证心;外付袈裟,以定宗旨。”——《指月录:东土祖师》 

过去、现在、未来:“过去诸佛,如恒河沙,未来、现在,亦复如是。”——《楞伽经》 

表示:“一切法离一切法,故不可表示,不可授人。”——《大日经》 

尊重:“尊重奉事诸佛,为世明灯,最胜福田,殊胜吉祥,堪受供养。”——《无量寿经》 

忏悔:“积罪尤多,今既觉悟,尽诚忏悔。”——《法苑珠林》 

烦恼:“众生界乃至烦恼无有尽故,我此礼敬无有穷尽,念念相续,无有间断。”——《华严经》 

苦恼、解脱:“若有无量百千万亿众生,受诸苦恼。闻是观世音菩萨,一心称名,观世音菩萨即时观其音声,皆得解脱。”——《法华经》 

障碍:“一切障碍即究竟觉,得念失念,无非解脱。”——《圆觉经》 

妄想:“譬如明镜,随缘显现一切色像,而无妄想。”——《楞伽经》 

消灭:“善男子,以汝称佛名故,诸罪消灭,我来迎汝。”——《观无量寿经》 

宿命:“沙门问佛,以何因缘,得知宿命,会其至道?”——《四十二章经》 

信仰:“人天等类同信仰。”——《华严经》 

信心:“如来灭后,后五百岁,有持戒修福者,于此章句能生信心,以此为实。”——《金刚经》 

化境:“十方国土,是佛化境。”——《华严经》 

心地:“我今演说心地妙法,引导众生,令入佛智。”——《心地观经》 

心花:“若善男子,于彼善友,不起恶念,即能究竟成就正觉,心花发明,照十方刹。”——《圆觉经》 

心眼:“尔时大王虽在幽闭,心眼无障,遥见世尊。”——《观无量寿经》 

心机:“随种种乐欲心机,以种种文句方言,自在加持,说真言道。”——《大日经》 

正宗:“不受燃灯记前,自提三印正宗。”——《古尊宿语录·云峰悦弹师语录》 

空想:“着此空想,诸佛不化。”——《摩诃止观》 

誓言:“今于佛前,自说誓言。”——《法华经》 

敬爱:“父子兄弟,夫妇室家,中外亲属,当相敬爱,无相憎嫉。”——《无量寿经》 

自爱、追求:“若自爱者,便起追求,由追求故,受众苦恼。”——《金光明经》 

印象:“如闫浮提一切众生身及余外色,如是等色,海中皆有印象。”——《大集经》 

恩德:“常念恩德,有渴仰心。”——《大日经》 

理智:“秘秘中秘释者,本不生理,自有理智,自觉本不生故。”——《不思议疏》 

香烟:“香烟如意,乘虚往至世尊顶上,相结合聚,作一烟盖。”——《贤愚经》 

真空:“真空者,即无谛涅盘,非伪故真,离相故空。”——《四分律》 

真实、寂静:“于真实义,当方便修。修真实义者,微妙寂静,是涅盘因。”——《楞伽经》 

真相:“修梵寺有金刚,鸠鸽不入,鸟雀不栖,菩提达摩云:得其真相也。”——《洛阳伽蓝记》 

爱河:“于我法中,成精进林,爱河干枯,令汝解脱。”——《楞严经》 

爱憎:“我观一切,普皆平等,无有彼此爱憎之心。”——《法华经》 

电影:“知法如电影,究竟菩萨道。”——《无量寿经》 

身心:“身心客尘,从此永灭,便能内发寂静轻安。由寂静故,十方世界诸如来心于中显现。”——《圆觉经》 

说法:“若有国土众生,应以佛身得度者,观世音菩萨即现佛身而为说法。”——《法华经》 

胜利:“云何但念药师琉璃光如来一佛名号,便获尔所功德胜利。”——《药师如来本愿经》 

利益:“发菩提心,随其根性,教化成熟,乃至尽于未来劫海,广能利益一切众生。”——《华严经》 

限于篇幅,以上仅举五十例;其他如说教、表白、观念、忿怒、福分、心田、心灯、心法、心香、习气、普遍、普通、绝对、真理、真谛、话头、原因、机缘、宅门、字母、苦果、恶果、地狱、恶魔、开演等等词汇,亦属佛教典籍所创。 

值得一提的是,汉语中原无“塔”字,该建筑物为古印度佛教建筑形式,梵语音译为“悉堵波”,又称“浮图”,或“浮屠”,正如所谓的“救人一命,胜造七级浮屠”。东晋刘宋时因翻译佛经需要,特以左形右声造一“塔”字,最早见于东晋葛洪《字苑》。我国最存最早的古塔为隋大业七年所建山东济南青龙山麓四门塔。 

自“塔”字造出,汉语中便相继出现“有塔一族”,诸如佛塔、塔庙、宝塔、经塔、砖塔、木塔、铁塔、石塔、墓塔、塔屋、塔院、塔林、白塔、舍利塔、金刚宝座塔、琉璃万寿塔,以及塔山、塔城等等。有寺必有塔,“塔”字使用频率之高,几乎不亚于“禅”字,这在汉语中的确颇具特色。 

源于佛教经典的成语 

汉语中有不少精辟、生动的成语,其中有一些便来自佛教经典。 

盲人摸象,出自《涅盘经》及《菩萨处胎经》,谓众盲人摸象,所言不一,即非全象。喻无明众生对事物认识往往囿于一孔之见,而不识全局。 

水中捞月,出自《摩诃僧祗律》,谓群猴展转相连于井中捞取月影,终堕水中而月亮犹在。喻众生认幻象为实有,终堕生死苦海。 

借花献佛,出自《过去现在因果经》,称释迦牟尼佛前世为善慧仙人,觅花欲献普光如来,遇青衣人慨然相赠,遂虔心敬献普光如来,得以授记未来成佛,号释迦牟尼。其它成语,诸如—— 

昙花一现,出自《长阿含经》:“如来时时出世,如优昙钵花,时一现耳。” 

作茧自缚,出自《楞伽经》:“妄想自缠,如蚕作茧,堕生死海。”“如蚕作茧,以妄想丝,自缠缠他。” 

现身说法,出自《楞严经》:“我于彼前,皆现其身,而为说法,令其成就。” 

不二法门,出自《维摩诘经》:“如我意者,于一切法无言无说,无示无识,离诸问答,是为入不二法门。” 

真实不虚,出自《般若心经》:“故知般若波罗蜜多,是大神咒,是大明咒,是无上咒,是无等等咒,能除一切苦,真实不虚。” 

五体投地,见《楞严经》:“阿难闻已,重复悲泪,五体投地,长跪合掌。”又见《观无量寿经》:“今向世尊五体投地,求哀忏悔。” 

如是我闻,见于诸多佛经,如《楞伽经》:“如是我闻,一时佛住南海滨楞伽山顶,种种宝华以为庄严。” 

恒河沙数,三千大千世界,见于诸多佛经,如《阿弥陀经》:“如是等恒河沙数诸佛,各于其国出广长舌相,遍覆三千大千世界,说诚实言。” 

皆大欢喜,见于诸多佛经,如《无量寿经》:“阿阇王子与五百大长者,闻之皆大欢喜。”又如《金刚经》:“一切大众,闻佛所说,皆大欢喜,信受奉行。” 

天花乱坠,出自《心地观经》:“六欲诸天来供养,天花乱坠遍虚空。” 

天女散花,出自《维摩诘经》:“时维摩诘室,有一天女,见诸大人,闻所说法,便现其身,以天花散诸菩萨大弟子上。” 

天龙八部,见于诸多佛经,如《法华经》:“天龙八部,人与非人,皆遥见龙女成佛。”天龙八部,意即诸天、龙神、药叉、香神、阿修罗、金翅鸟、歌神、大蟒神等八部众。 

极乐世界,见于诸多佛经,如《华严经》:“于烦恼大苦海中,拔济众生,令其出离,皆得往生阿弥陀佛极乐世界。”又如《观无量寿经》:“以此善根,回向愿求生于西方极乐世界。” 

勇猛精进,见于《无量寿经》:“发斯弘誓愿已,住真实慧,勇猛精进,一向专志庄严妙土。” 

不可思议,见于诸多佛经,如《增一阿含经》:“有四不可思议事,非小乘所能知。”又如《金刚经》:“须菩提,当知是经义不可思议,果报亦不可思议。” 

循环往复,出自《圆觉经》:“一切世界,始终生灭,前后有无,聚散起止,念念相续,循环往复,种种取舍,皆是轮回。” 

八大金刚,出自《佛顶经》:“八大菩萨,各现光明轮,各现作八大金刚。” 

大慈大悲,见于诸多佛经,如《法华经》:“大慈大悲,常无懈倦。”《大智度论》:“大慈,与一切众生乐;大悲,拔一切众生苦。” 

出生入死,出自《无量义经》:“若有众生,得闻是语,虽有烦恼,如无烦恼,出生入死,无怖畏想。” 

邪魔外道,出自《药师如来本愿经》:“又信世间邪魔外道,妖孽之师,妄说祸福。” 

心猿意马,出自《维摩诘经菩萨品变文》:“卓定深沉莫测量,心猿意马罢颠狂。情同枯木除虚妄,此个名为真道场。” 

蒸沙成饭,出自《楞严经》:“如蒸沙石欲成其饭,经百千劫,只名热沙,何以故?此非饭,本石沙成故。” 

钻冰求酥,出自《菩萨本缘经》:“譬如钻冰求酥,是实难得。” 

认贼为子,出自《楞严经》:“此是前尘,虚妄相想,惑汝真性,由汝无始,至于今生,认贼为子,失汝元常,故受轮转。” 

得未曾有,出自《楞严经》:“即时如来敷座宴安,为诸会中,宣示深奥,法筵清众,得未曾有。” 

不念旧恶,出自《八大人觉经》:“菩萨布施,等念怨亲,不念旧恶,不憎恶人。” 

梦幻泡影、作如是观,同出《金刚经》那首著名的偈子:“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应作如是观。” 

其它源自佛教经典的成语尚有功德无量、善男信女、普度众生、西方净土、三生有幸、看破红尘、在劫难逃、三灾八难、想入非非、晨钟暮鼓、青灯黄卷、大彻大悟、步步生莲花,以及“一佛出世,二佛涅盘”等等,实难尽数。 
佛教为中国文化带来了哪些词语? 

汉魏至隋唐期间,随着佛教文化的广泛渗入,为中国传统文化带来了数万条词语,在汉语词汇中留下了浓厚的佛教文化气息,使汉语中的成语、词汇更加的丰富、五彩斑斓,对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。 

  常用词语都有近五百条。比如:现在、如实、实际、真谛、单位、迷信、无常、净土、慈悲、相对、如是、上乘、有缘、化身、忏悔、生老病死、菩萨心肠、大千世界、不可思议、一丝不挂、芸芸众生、想入非非、盲人摸象、三心二意、在劫难逃、苦海无边、回头是岸、执迷不悟、恍然大悟、当头棒喝、走火入魔……。如果我们离开了这些词语,恐怕连话也说不成了。虽然我们可能不懂佛法,但确实已经潜移默化,受到了佛法的熏陶。下面这些词语也是啊! 

  1. 十八层地狱,十八罗汉,十恶不赦,七手八脚,八字没见一撇 

  2. 顽石点头,恶口伤人,称心如意,借花献佛,爱河,烦恼,浩劫,流通,家贼难防 

  3. 野狐禅,羚羊挂角,欲火,宿命,弹指,随缘,森罗万象,雁塔题名,悲观等 

  4. 药医不死病,面壁,相应,皆大欢喜,挂羊头,卖狗肉,顺水推舟,看风使帆 

  5. 味同嚼蜡,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,宗旨,单刀直入,单位,净土,空中楼阁 

  6. 一日不做,一日不食, 一心不乱, 一报还一报,一丝不挂 

  7. 正宗,功德无量,本来面目,电光石火,叶落归根,四大皆空,头头是道,对牛弹琴等 

  8. 开眼界,天花乱坠,无风起浪,无边,无事不登三宝殿等 

  9. 三头六臂,大千世界,口头禅,门外汉,习气 

  10. 劫后余生,抛砖引玉,报应,伸手不见五指,作茧自缚,作贼心虚等 

  11. 执着,有口皆碑,在劫难逃等 

  在日常生活中,无论是文章还是语中,佛教成语使用已经非常普遍,只是很少有人会觉察到而已。 

  当我们上门求人办事的时候,会说:无事不登三宝殿。这是典型的佛教成语。三宝殿是指代表佛法僧的殿堂,原意是:只有遇到事情时,才会想起到寺院寻求帮助。后来比喻登门求人办事。 

  我们替人求情时,会说:不看僧面看佛面。这又是典型的佛教成语。僧、佛都是世人敬仰的对象,二者的阶次有高下,“佛”是佛教的信仰目标,而“僧”是佛教的信仰徒众,所以汉地有“不看僧面看佛面”的说法,用来比喻请看在第三者的情面上,帮助或宽恕某一个人。 

 “生老病死”最早由佛教提出的,佛教认为这是人生所必须经历的四种痛苦,也称四相。《法华经》言:生老病死,四苦也。《百喻经》言:世间之人,亦复如是。为生老病死之所侵恼,欲求长生不死之处。现今,生老病死指生育、养老、医疗、殡葬等大事。 

 “痴心妄想”来源于佛教,痴是佛教所说的三毒之一,三毒指贪、嗔、痴。痴又作无明讲,指心性迷暗,愚昧无知。佛教认为,正因为有痴心、妄心、贪心,所以众生才会有痛苦产生。现形容一个人不切实际的想法。 

 “醍醐灌顶”出自佛教。“醍醐”是从牛乳中提炼的精华,比喻佛法的最高境界;“灌顶”是佛教密宗的一种形式,《大日经疏》言:以甘露法水灌佛子之顶,令佛种永不断故。现比喻恍然大悟,茅塞顿开之愉悦。 

 “不离不即”出自《圆觉经》,“不离不即,无缚无脱,始知众生本来是佛。”真相与妄相有区别,即不即;但妄相乃真相显现,即不离。后指若合若离,即不接近也不疏远,也做若即若离。 
   “当头棒喝”源于禅宗的一种修行方法。临济的喝,德山的棒,棒喝是禅宗师家接待初学者的手段之一,对于其所问的问题,师家往往不用语言来答复,或者使用棒锋击打其头部,或者冲其大喝,看其反应能力,断定学生悟解能力。现比喻促人醒悟的打击或警告。 

 “一丝不挂”原是佛教用来形容没有一丝牵挂,心地清净无染着。现形容人赤身裸体。 

 “一尘不染”佛家指佛教徒修行,掘除欲念,保持心地纯净。现形容环境的清洁,或比喻人品的纯洁。 

 “天花乱坠”源于佛教传说,梁武帝时云光法师讲经,感动上天,天花纷纷撒下。现用来比喻不切实际或过分的夸张。 

 “单刀直入”佛教比喻认定目标,勇猛精进。现比喻直截了当,不绕弯子。 

 “梦幻泡影”源于《金刚经》。“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应作如是观。”佛教认为世界上一切事物都是梦境、幻觉,和水泡和影子一样空无,转瞬即逝。现用来比喻不实在、不存在的东西和不能实现的妄想。 

 “降龙卧虎”源于佛教故事。一些高僧有神通,能用法力制服老虎。现形容力量强大,能够战胜一切困难。 

 “万劫不复”佛经中常常用“劫”来计算世间。每个大劫,包含成、住、坏、空四中劫。每个中劫,包含二十个小劫。小劫是指人寿自十岁起,每过百年增一岁,至八万四千岁为增劫之极;又自八万四千岁起,每过百年减一岁,至十岁为减劫之极。此一增一减,共计一千六百八十万年,称为一小劫。现指永远不可能恢复。 

 “世界”源于《楞严经》卷四。经言:“世为迁流,界为方位”。“世”是指时间,界是指空间,“世界”即宇宙。以须弥山为中心,在同一日月照耀下的四大洲及其中的七山八海,称为一个世界。积一千个世界,为“小千世界”;积一千个“小千世界”,为“中千世界”;积一千个“中千世界”,即为“大千世界”。“以三积千故,名三千大千世界。现今,“世界”成了一个偏义复词,仅含空间的意思。 

 “一厢情愿”亦作一相情愿,源自佛教《百喻经》。说的是一个愚人爱上了公主,害了单相思的故事。后被广泛运用,多泛指单方面的愿望和计划。 

 “十八层地狱”是地狱名称。“地狱”这一概念是汉末传入中国的。那时,译出专讲“地狱”的经典多达十几种。在梵语中,“地狱”有“苦具”、“不自在”等意义。“地狱”在“六道轮回”中最劣最苦,而“十八层地狱”又是民间熟悉的“重狱”。现比喻悲惨的报应。 

 “三头六臂”佛经上所说的天神和阿修罗(意译非天,貌丑好斗,有福无德)往往有种种异相。如大自在天神,其形像是“八臂三目骑白牛”(见《大智度论》卷二)。天神那吒,其形像是“三头六臂擎天地”(《景德传灯录》卷十三)。阿修罗的形象是:“体貌粗鄙,每怀嗔毒,稄层可畏,拥耸惊人,并出三头,重安八臂,跨山蹋海,把日擎云”。现比喻人神通广大,本领出众。 

 “聚沙成塔”把细沙聚成宝塔,也作“积沙成塔“。语出佛典。《妙法莲华经·方便品》:“乃至童子戏,聚沙为佛塔。如是诸人等,皆已成佛道。”这段偈子的意思是:甚至于小孩子做游戏,也能聚沙为佛塔。像这样的各种与佛结下善缘的人都已注定将成就佛果。后比喻积少成多,常与“积腋成裘”合用。 

 “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”道,指“道行”。魔,指一切扰乱身心,妨害修行者。释迦太子成道前夕,坐于菩提树下,自誓:“不成正觉,不起此座!”其时天界魔宫震动,魔王波旬先率魔军进行威吓,又遣魔女进行引诱,均以失败告终。在修行中降伏魔事主要是靠智慧。应知一切善恶境界,均是唯心所现。若取之则心外有境,便成魔事。佛家用“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”告诫修行者警觉修行过程中难免出现的各种“魔事”。现用以比喻取得一定成就后,前进道路上可能有更大的障碍。 
“铁树开花”典出《五灯会元·或庵师体禅师》:“淳熙己亥八月朔,示微疾……逮夜书偈,辞众曰:铁树开花,雄鸡生卵;七十二年,摇篮绳断。掷笔示寂。”现今比喻事情罕见或极难办成。 

 “水涨船高”出自《景德传灯录·芭蕉清禅师法嗣》:“眼中无翳,空里无光;水涨船高,泥多佛大。”现比喻事物随其所凭藉之物而相应提高。 

 “鹦鹉学舌”典出《景德传灯录·药山惟俨和尚》:“有行者问:有人问佛答佛,问法答法,不知是否?师曰:如鹦鹉学人话语,自话不得,由无智慧故。”现比喻人云亦云,别无新意。 

 “女大十八变”亦出自《景德传灯录·幽州谭空和尚》:“有尼欲开堂说法,师曰:尼女家不用开堂。尼曰:龙女八岁成佛,又作么生?师曰:龙女有十八变,汝与老僧试一变看。”现泛指女性从小到大容貌、性情等变化很大。 

 “只重衣衫不重人”出自《五灯会元·黄龙心禅师法嗣》:“师曰:五陵公子争夸富,百衲高僧不厌贫。近来世俗多颠倒,只重衣衫不重人。”现形容眼光势利者只重外表,不看人品。 

 “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”出自《五灯会元·天衣怀禅师法嗣》:“曰:中下之流如何领会?师曰:伏尸万里。曰:早知今日,悔不慎当初。”谓今天看到不良后果,追悔往昔的失误,有悔恨已晚之意。 

 “口头禅”一词来源于佛教的禅宗,禅宗以“不立文字,直指人心”为宗旨,提倡直截了当的顿悟。禅宗的末流,好取现成的经语、公案、挂在口头上,作为谈助,被斥为“口头禅”。“口头禅”完全违背了禅宗“顿悟见的宗旨。现在,把口头上经常说的一些没有实际意义的话,称为“口头禅”。 

 “作茧自缚”出自《楞伽经》:妄想自缠,如蚕作茧。如蚕作茧,以妄想丝,自缠缠他。 

 “随心所欲”出自《无量寿经》:智慧明达,功德殊胜,勿得随心所欲。 

 “现身说法“出自《楞严经》:“我於彼前,皆现其身,而为说法,令其成就。 

 “导师””一词源于《法华经》:有一导师,聪慧明达,善知险道通塞之相,将导众人欲过此难。 

 “平等”、“圆满”《华严经》云:善男子,汝于此义,应如是解,以于众生心平等故,则能成就圆满大悲。 

 “尊重”《无量寿经》云:尊重奉事诸佛,为世明灯,最胜福田,殊胜吉祥,堪受供养。 

 “方便”、“演说”《法华经》言:过去诸佛,以无量无数方便,种种因缘,譬喻言辞,而为众生演说妙法。 

 “烦恼”《楞严经》云:谓虽自在随其所欲,无涩无难,然唯修得世间定故,未能永害烦恼随眠,诸心心法,未名为定。 

 “胜利”《药师经》云:何但念药师琉璃光如来一佛名号,便获尔所功德胜利? 

 “利益”《华严经》云:发菩提心,随其根性,教化成熟,乃至尽于未来劫海,广能利益一切众生。 

  其他如:水到渠成、拖泥带水、将错就错、七手八脚、半斤八两、千奇百怪、粉身碎骨、胆战心惊、感天动地、雪上加霜、剑树刀山、灰头土脸、斩钉截铁、众口难调、心猿意马、头头是道、安身立命、一心一意、心猿意马、去伪存真、人间地狱、借花献佛、天龙八部以及大开方便之门、解铃还需系铃人等等。 

  此外,有不少词语虽然源於佛教经典,其来源却鲜为人知。比如:赞叹、究竟、浮屠、绝对、实际、缘分、随缘、有缘、妄想、障碍、昙花一现、五体投地、水中捞月、不可思议、皆大欢喜、刹那间、一念之间、一念之差等语词在佛经中频频出现,都是佛法观念日渐世俗化而广泛用于日常生活中的,已成为汉语中通用的词汇,数量之多,难以尽述。原中国佛教学会会长赵朴初先生说:“如果彻底掘弃佛教文化,恐怕他们连话都说不周全了。” 

  在长期的语言演变中,相当多的佛教成语在意义上已经发生了变化,但究其语源,仍可以看到佛教文化留下的印记,在汉语成语的百花园中,形成一道亮丽的风景。 
王学信:佛教文化与汉语传承 


佛门专用语被赋予新含义 

  有趣的是,一些原属佛门中的特定称谓及专用术语,随着时间的推移,被赋予了更广泛的新含义,渐为社会公众所通用,其来源反倒湮没了。 

  比如—— 

  导师:本为佛教术语,专指引导众生成佛者,是十方三界无量诸佛、菩萨的通称。《华首经》云:“能为人说无生死道,故名导师。”现则泛指在社会大变革中为民众把握理论导向及指示前进方向者,以及高等院校、科研机构中指导学员研究学向、进修某种专业、写作学术论文的教师及科研人员。 

  律师:原为梵文意译,特指佛门中善于解释、讲说戒律经藏、谙熟律条礼仪的僧尼。《涅槃经》曰:“如是能知佛法所作,善能解说,是名律师。”现在则专指经当事人委托,或法院指定,依法协助当事人进行诉讼、出庭辩护及处理相关法律业务的专业人士。 

  单位:原指佛教寺院禅堂中贴有各僧名单的固定座位。其位为床,阔六尺,床前有板,阔八寸,按百丈怀海禅师所创禅林清规,各僧于“昏钟鸣,须先归单位坐禅”。现在则泛指各种机关、团体、企业、事业及所属部门,并成为计量某些物质标准量的名称,如“国际单位”等。 

  道具:原指佛门僧尼所用之符合律制,且有助于资身修道的物品器具。如大乘僧尼游方时随身携带之剔牙杨枝、盥洗澡豆、随身衣服、净水瓶、食钵、卧具、锡杖、香炉、滤水囊、毛巾、戒刀、火燧、镊子、经卷、佛像、菩萨像等。现在则泛指从事戏剧、歌舞、曲艺、杂技等文艺演出,或摄制电影、电视剧时所用的各种器物。 

  香烟:原指供佛燃香所生之烟。如《贤愚经》所云:“香烟如意,乘虚往至世尊顶上,相结合聚,作一烟盖。”现衍生出两义,其一指后代子孙,其二指纸里包烟丝及配料卷成的条状物,供人们点燃吸用,亦称纸烟、卷烟或烟卷儿。 

  电影:原为佛学以电光之影譬喻世法无常多变。《无量寿经》云:“知法如电影,究竟菩萨道。”现则指一种现代综合艺术,用强灯光将拍摄在胶片上的形象,以每秒16帧的速度放映在银幕上,且播出同步录音,使人们看起来像是实际活动的形象。 

  说法:原指诸佛、菩萨为一切人天大众讲说佛法。如《无量寿经》云:“有大国主名世饶王,闻佛说法,欢喜开解。”“法藏成佛,号阿弥陀,成佛以来,于今十劫,今现在说法”。现有两义,其一指措词表意的方式,其二指意见、见解、解释。 

  食堂:出自有关佛祖之记载,《释氏要览》称:毘奈耶云:“给孤长者造寺,复作食,不彩画便不端严,即白佛。佛曰:‘随意。’‘未知何物画?’佛言:‘……食堂画持饼药叉。’”其后中土禅林僧尼食用斋饭之处所则称为食堂或斋堂。现机关、团体、企业、事业单位供应本单位人员吃饭之处所多称食堂。不少地方的小饭馆、小饭铺亦称食堂。 

  火车:佛经中原指运载罪人前往地狱之车,该车自行发火,故称火车。《大智度论》记提婆达多欲伤害佛而生入地狱事,云:“复以恶毒,著指爪中,欲因礼佛以中伤佛,欲去未到,于五舍城中,地自然破裂,火车来迎,生入地狱。”现则指以机车牵引若干车厢在铁轨上行驶之交通运输工具。 

  伴侣:原指佛门中共同修习佛法之同伴。如《大乘千钵经》云:“曼殊室利菩萨有甚深大愿,为作师僧弟子,和尚阇黎,同学伴侣,令受法教,同愿同行,广度有情,速登正觉。”唐代以后,渐为文人在诗文中所用。现在则泛指同在一起生活、工作或旅行之人,有时特指“夫妻”,如“终身伴侣”、“革命伴侣”。 

  真心:原为佛学专用术语,特指真实不妄及正信无疑之心,故有“金刚不坏之真心”等说法。《金刚经》云:“不知色身外洎山河,虚空大地,咸是妙明真心中物。”现则泛指人们真实的心意。 

  心地:原为佛学专用术语,特指心为万法之本,能生一切诸法,故曰心地。《心地观经》云:“众生之心犹如大地,……以此因缘,三界唯心,心名为地。”《楞严经》亦云:“而我悟佛现说法音,现以缘心,允所瞻仰,徒获此心,未敢认为本元心地。”现则泛指人的内心、心里、心愿。 

  其它类似的词汇,还有前文所述之真空、真相、真理、普遍、普通、心香、心眼、说教、空想、信心、爱河、誓言、恶毒、解脱、正宗、绝对、胜利、利益等等,本为佛经首创,后均被赋予了比原来更丰富、更广泛的内涵而普遍应用于现代的口语和书面语中。 


中华“土特产”被误认为佛门专用语 

  有些词语,诸如宗师、大师、祖师、大德、方丈、长老、功德、布施、因缘、吉祥、自在、瞻仰、正法、成就、觉悟、教授、庄严、功夫等等,早就存在于先秦、两汉以前的中华文献典籍之中,当属我中华本土文化所固有。佛学东渐以来,这些词语为佛门及佛教典籍大量借用,并随着佛教文化影响力的加大而广泛流传,加速了其在社会生活中的普及程度,以致到后来,上述不少词语往往被人们误认为佛门专用语而不知其所宗。譬如—— 

  宗师,最早见于庄子《南华经》中的“大宗师篇”,题注云:“虽天地之大,万物之富,其所宗而师者,无心也”。《汉书、艺文志》则云:“儒家者流,……宗师仲尼。”佛家则借用“宗师”一词称各宗派之开山者,所谓“宗者,尊也,传正法为众所尊崇者,称曰:‘宗师’。”后武林及学术界各门派纷起仿效,明、清时各省提督学政亦称宗师,或大宗师。 

  大师,初始意指大规模军队。《易经》云:“大师相遇,言相克也。”《左传》亦云:“先伐之,其卒必奔,而后大师继之,必克。”西汉时成为对学者的尊称,《史记·伏生传》称:“学者由是颇能言《尚书》,诸山东大师无不涉《尚书》以教矣。”后佛门以之作为佛十尊号之一,《瑜珈论》曰:“能善教诫声闻弟子一切应作、不应作事,故名大师;又能化导无量众生令苦寂灭,故名大师。”《资持记》则强调:“唯佛师圣得此嘉号,自余凡鄙,安可僭称?”晚唐朝廷始赐封有德高僧为大师称号。 

  祖师,最早见于《汉书,外戚传》:“定陶丁姬,哀帝母也,《易》祖师丁将军之玄孙。”后禅宗以菩提达摩为东土祖师,传佛心宗秘法,名祖师禅,少林寺亦被视为东土禅宗祖庭。再其后,一派学术、技艺或宗教门派的创始者,均称祖师,或祖师爷。 

  大德,最早见于《易经·系辞》:“天地之大德曰生。”《论语》云:“大德不逾间,小德出入可也。”其本义为至高品德、大节。后佛门将梵语婆檀陀意译为大德,《毘奈耶杂事》称:“年少比丘,应唤老者为大德。”唐大历年间,朝廷敕旨始见大德称号,其后使用渐广,常与高僧称谓并用,现居士亦有称大德者。 

  方丈,最早见子《孟子》:“食前方丈”。形容肴馔丰盛。《史记·秦始皇本纪》:言“海中有三仙山,名曰蓬莱、方丈、瀛洲,仙人居之。”后称寺院住持或长老起居之所,《法苑珠林》称:“以笏量基址,有十笏,故号方丈之室也。”其后用作寺院住持或长老之代称。 

  长老,最早见于《史记·五帝本纪》:“至长老皆各往往称黄帝尧舜之处,风教固殊焉。”其本义为年高有资望者之通称。后为佛经、禅门借用,如《入法界体性经》云:“此法界无出无入,不来不去,其长老舍利弗从何处来,当入何所?”《景德传灯录》称:“于是创意别立禅居,凡具道眼,有可尊之德者,号曰:长老。” 

  功德,最早见于《礼记·王制》:“有功德于民者,加地进律。”其义为功业与德行。后佛门借用泛指念佛,诵经、布施诸善事。《大乘义章》云:“功谓功能,善有资润福利之功,故名为功,此功是其善行家德,名为功德。”《胜鬘经》亦云:“恶尽言功,善满曰德。又德者,得也,修功所得,故名功德也。” 

  布施,首见于《国语、周语》:“则享祀时至,而布施优裕也。”《韩非子》云:“今上征敛于富人,以布施于贫家。”佛门借用后赋予广泛含义,《大乘义章》曰:“以已财事分布与他,名之为布;惙已惠人,目之为施。”《维摩诘经》则称:“布施是菩萨净土。”后有财施、法施、无畏施之说,乃至有四种布施、五种布施、七种布施、八种布施等细目。 

  因缘,最早见于《史记·田叔传》:“少孤,贫困,为人将车至长安,留求事,为小吏,未有因缘也。”《汉书·郑崇传》则云:“孔乡侯,皇后父;高武侯,以三公封,尚有因缘。”其本义为机会、机遇,依据。后为梵语尼陀那意译,指产生结果之直接原因,以及促成该结果之条件。《楞伽经》曰:“一切法因缘生。”《楞严经》亦曰:“彼外道等,常说自然,我说因缘。” 

  吉祥,最早见于《周易·系辞》:“吉事有祥”。《战国策·秦策》亦云:“岂非道之符,而圣人所谓吉祥善事欤?”后佛教借其吉事兆瑞之意,多有使用。《佛所行赞》曰:“释帝桓因,化为凡人,执净软草。菩萨问言:‘汝名何等?’答:‘名吉祥。’菩萨闻之,心大欢喜:‘我破不吉,以成吉祥’。”此外,文殊师利菩萨亦称妙吉祥,多部佛经尝冠以吉祥之名,另有吉祥天女、吉祥海云,吉祥瓶等专用语。 

  自在,首见《汉书·王嘉传》:“大臣举错,恣心目在,迷国罔上,近由君始,将谓远者何?”其义为随意而舒适。佛门借用,赋予诸多内涵,其一谓菩萨以智慧照见真如之境,通达一切法;其二谓菩萨以般若为用,现身说法,化诸群生,圆融无碍。另有四种自在,五种自在、乃至八种自在、十种自在等细目。自在一词在佛经中随处可见,如《法华经》云:“尽诸有结,心得自在。”《般若心经》云:“观自在菩萨,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,照见五蕴皆空,度一切苦厄。”《唯识演秘》亦云:“施为无拥,名为自在。” 

  正法,最早见于《周易·蒙卦》:“利用刑人,以正法也。”《商君书》则曰:“虑世事之变,讨正法之本。”原义为政治法则,端正法制之意。佛门则借以指释迦牟尼之佛法,以别于其他外道。《无量寿经》云:“处兜率天,弘宣正法”《涅槃经》云:“尔时,佛告诸此丘,我今所有无上正法,悉以付嘱摩诃迦叶。” 

  瞻仰,最早见于《诗经·大雅》:“瞻仰昊天,有彗其星。”又见于《汉书·师丹传》:“京师识者,咸以为宜复丹邑爵,使复朝请,四方所瞻仰也。”原义为瞻视、仰望。后佛门借用为以恭敬之心而仰观也。《维摩诘经》云:“瞻仰尊颜,目不暂舍。”《法华经》亦云:“真观清净观,广大智慧观,悲观及慈观,常愿常瞻仰。” 

  成就,最早见于《汉书·王嘉传》:“今诸大夫有才能者甚少,宜豫畜养可成就者,则士赴难不爱其死。”汉《修尧庙碑》亦曰:“赫如屋赭,兰然成就。”原意指作出成绩,完成既定目标。佛门借用为学佛修法有成,《华严经》云:“是诸人等,于一念中,所有行愿,皆得成就。”《大乘千钵经》亦云:“令自身他身,得入无上正等地,悉使成就诸佛圣行,如来法身,菩提法藏。” 

  教授,最早见于《史记·仲尼弟子传》:“孔子既殁,子夏居西河教授,为魏文侯师。”其义为传授学业,解疑释惑。后佛经借用,如《楞伽经》云:“现方便而教授。”《心地观经》亦云:“八名,教授善巧,方便导引子故。”所谓“宣传圣言,名之为教,训诲于义,名之为授。”佛门中有教授阿阇梨、教授善知识等称谓。北宋起,诸路军州皆立儒学,置教授为学官,以儒家经邦济世之学教导诸生,元、明、清以来因袭宋制,州府儒学均置教授。 

  觉悟,最早见于《荀子·成相》:“不觉悟,不知苦,迷惑失指易上下。”亦见于《汉书、息夫躬传》:“天之见异,所以敕戒人君,欲令觉悟反正,推诚行善,民心悦而天意得矣。”其意为醒悟、启发。后佛门借用指修持佛法体证甚深奥妙境界,领悟佛法真谛。《涅槃经》云:“佛者名觉,既自觉悟,复能觉他。”《华严经》亦云:“彼光觉悟命终者,念佛三昧必见佛。” 

  庄严,最早见于东汉《前汉纪·孝武皇帝纪》:“王太后皆庄严将入朝,越相吕嘉不欲内属。”原意指装束整齐。后佛门借用,指装饰极为华美,或以功德使其庄严,广泛用于诸多经典。《阿弥陀经》曰:“极乐国土,成就如是功德庄严。”《药师如来本愿经》云:“散种种华,烧种种香,以种种幢幡,庄严其处。”佛学中有二种庄严、四种庄严及二十九种庄严的详细分类。亦有多部佛经冠以庄严之名,此词使用之广,可见一斑。 

  功夫,首见于汉《广汉长王君治石路碑》:“功夫九百余日。”《三国志·郑浑传》称:“遂躬率吏民,兴立功夫,一冬间皆成。”原义指工程及劳役人等,后为佛门借用,谓参禅悟道为“作功夫”,“功夫”同“工夫”。《指月录·临济义玄禅师》:“古人云:‘向外作工夫,总是痴顽汉。你且随处作主,立处皆真’。”《指月录·大慧普觉禅师》云:“愿居士日用四威仪中,只如此做功夫。” 

  类似上述词语的,还有先辈、作家、书记、理事、大众、作业、凡夫、污染、迷惑、敬礼、礼拜、歌颂、称赞、赞叹、讲师、讲座、教导、变化、观察、快乐、甘露、恩爱、爱惜、爱心、形象、差别、思惟、意识、境界、理论、安心、实际、实业、机关、机要、集会、知识、流通等等,皆可见于两汉先秦典籍,经佛门借用后,为社会大众所熟知,沿用至今。鉴于篇幅有限,不再详述,仅此抛砖,以引美玉也。 
道教巧借佛门词语 

  有意思的是,佛学东渐,先秦道家、神仙方士所习用的道、道士,道术,道人,道眼、道心等词语为佛门袭用,佛门并创道教、道场、道院、道观、贫道及无量佛、魔力、魔障、闫王、地狱等词语自用。 

  谁知两汉灾异频仍,社会深层矛盾激化,原始道教各宗派纷起“救世”,但未有大成。至魏晋南北朝,经寇谦之、陶宏景、葛稚川等人的极大努力,道教历经社会纷争动荡,以黄老之学为根基,整合儒学,佛学、与之互动,对诸子百家兼收并蓄,广采博收,渐次走向理性、成熟,终成中华本土宗教,其影响至为久远。纪晓岚称赞中国道教文化:“综罗百代,广博精微,”鲁迅先生更明确强调:“中国的根柢全在道教。”道教在成长过程中,大量借用佛门习用词语,以及佛门制度、仪轨,五代道士杜光庭甚至仿照佛经,大量撰写道经,以至“杜撰”一词竟成荒诞不经之同义语。 

  佛门大量词语为道教借用后,不少成了道教专用语,其中,贫道、道教两词便颇具代表性。至迟在唐代,僧人仍自称贫道,如《指月录·大珠慧海禅师》载:“问:‘师说何法度人?’师曰:‘贫道未曾有一法度人’。”又如《指月录·药山惟俨禅师》载:“李又问:‘如何是戒定慧’?师曰:‘贫道这里无此闲家具’。”但自宋、元、明、清以来,佛门忍痛割爱,僧人自称均改为贫僧,以示区别,因为贫道一词后来成了道教的专用语。道教一词则见于《无量寿经》:“出兴与世,光阐道教”,以及“宣布道教,断诸疑网。”其后,寇谦之以之作为神仙道之名,遂沿用至今。


欢迎自由随喜打赏:财布施支持散闲个人网络节点!
|作者赞赏码:(可保存)

作者赵散闲的赞赏码

最下方站长微信
↓ ↓ ↓ ↓ ↓
↓ ↓ ↓ ↓
↓ ↓ ↓
↓ ↓